主页 » 心情日记 » 描写夜晚的散文随笔

描写夜晚的散文随笔

  黑,渐渐布满天空,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,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,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。仰望天空,求摸的星空格外澄净,悠远的星闪耀着,像细碎的泪花。

  喜欢夜晚,因为它可以拉近自己和自然的距离,与自然沟通,与天地对话。月朗风清树影婆娑的夜晚,排除一切尘世的杂念与烦忧,让自己身心放松,用心去感受天空的苍茫和深远,领略大地的沉默与悸动,捕捉流星坠落的瞬间美丽,聆听小虫时断时续的倾诉和交谈。用心去感受大自然,贴近大自然。

  喜欢夜晚,还在于夜晚可以让自己暂时远离白天的喧嚣,还一个本来的自我,可以随意去想,天马行空。也可以什么都不去想。用心去守住属于自己的那份宁静与静美。泡一杯清茶,闻淡淡清香,品先苦后甜的醇厚和绵长,静下心来读几篇心怡的好文,任思绪随情节起伏飘远,沟通古与今,人与己的思维与感想;推己及人许多事便一下子都能想得开放得下了,打开心扉追忆往事,让温情和甜美填满自己的心房。

  经过黑夜中的静思,让我拥有一颗知足的心。保持一个常乐的态,插上想象的翅膀,去海子的大海边梦想着我有一所房子,面向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美景,去陶渊明隐居的山林体会“采菊东篱下。悠然见南山”的恬然与幽雅。喜欢夜晚,因为夜晚给了我思考的空间。减压的时间,和酝酿知美知善的心灵。把一个小小的我真正投入到大而无边的大自然之中!美哉乐哉快哉!

  扬州的九月是冷暖和煦的,更不用说她的夜了,今日心中没来由的烦闷异常,卧于长榻,辗转反侧,久久不能入睡。但见月光透过窗纸,洒在阳台,映射出的倒影处处透漏着夜的美意。

  观察夜,回往过去,是很不常见的,仔细的去探寻扬州的夜晚,突然出现的念头,让我已然全无了睡衣。和衣上的窗前,迎面而来一抹凉风夹杂着泥土的味道,却又似腥味或是沾染上阳台的肥皂味,难以辩分,试图去融入这种气味,如孩童般好奇,去辨别那一抹味道,直至仿佛失去味觉。天幕上的一轮圆月,正直最骄傲的岁时,光耀天边,炫耀自己最光鲜的一泽,此时想起了诗人徐凝 ” 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“的写意,只道当时诗人的夸张罢了,今日所见,却悄然推翻了之前的猜测。

  “美”,是不能单纯表达扬州月亮的特点,或许多了一丝朦胧,几分静谧。月中隐隐而显的黑影,更增添了十足的神秘感,引出人们无穷的遐想,思绪飞扬。周遭几片棱廓分明的云莲步轻移,因月的映照而无处藏身,娇滴姿态煞是惹人怜惜,随风而动,用它们的毅力去抗争,无畏于胜利与失败,柔弱的身躯在大自然的怀抱中,构筑着美丽的舞蹈,身形不时的变换,风动树叶瑟瑟作响地伴奏,演绎着欢悦,演绎着和谐,演绎着乐观,吸引慕名游客,流连忘返。不觉间想起儿时几个小伙伴,晚饭后,聚集在村西头的院子里,或坐或倚人便躺,便是听村里的老者讲着月亮的传说,也是不懂,猜不明,唯有双手支着下巴,俏皮的两只小眼珠不时的转动,好似在好奇在那么高的地方也可以住人。时至今日,那时的记忆却是丢失了许多,悄无声息地怀念着。

  前人是不少文人墨客在描写月的,不乏一些大家,最为熟知的 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舒以羁旅怀乡之情,可怜睹月思人的“但愿人长久?千里共婵娟”,更是“春去秋来不相待,水中月色长不改”的感叹,时光却是易逝,借月抒情,最为适宜。朱自清先生一篇《荷塘月色》更是带我们领略到清华园的别样月景,先生的文笔自当少人出其左右,苦闷、彷徨和寂寞的心境,借以月为线索却是极尽言明黑暗现实的不满情绪,以及对未来美好自由生活的朦胧追求。扬州大学的校园中也是有一泽荷塘的,压制不住探秘的心情,轻声下的楼来,点点的凉意触动着那颗悬着心,迎风挥洒的水雾,和煦的拍打着这张迷茫的小脸蛋,

  跟随者月光来到校园中央的荷塘,夏末秋初的时节,遗憾的是没有了与月交相辉映的莲花。此时池塘边的座椅上也没了情侣的嬉戏,随风而动的垂柳使得树下显出诸多斑点,沿着鹅卵石筑成的小道围绕整个荷塘,塘中的小无名岛树木林立,幽静的氛围令我有种一探究竟的冲动,塘中微卷的荷叶不舍月光的离去紧紧抱在怀中,煞是引人注目。空中斑点星辰,遥坐于天边,宛若垂钓者静驻水边,却又显得缺一不可,星月神话一词怦然于脑海中,忍俊不住,笑出声来。不远处,荷塘边边草丛里的虫鸣似乎轻了许多,树梢微动,又一阵夜风袭来,打了个寒颤,夜深了!

  故乡小巷里的夜晚常常是在朦朦胧胧、无聊中度过去的。这里的人们一到夜晚,要么好几个人聚在一起闲扯,要么一堆人厮守在一起磨洋工,要么一双暗淡的眼睛相互对望,默默无语。他们没有费多大的劲儿,忍受着这一个个寂寞和无聊,法着每一个宁静的夜晚。

  每逢夜晚时,小巷外的那种欢乐、天真、富有情趣的东西,也就一次次地成了可望而不可求的奢望。那个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的童年的梦幻渐渐在小巷里消失了。

  不管怎样,我还是想着那小巷夜晚里的日子。在我的记忆中,多少个在小巷里度过的夜晚,使我不能忘怀的一个夜晚至今还历历在目。

  那年正值酷夏,我整整干了一天的重活,实在是太疲劳了,可偏偏在这时,又被生产队安排去了一个镇上装运大粪。我知道这是个突击性的农活,那时的我思想积极,只要是生产队派去的,我就得一马当先。夜幕降临了,我的船只还长长地排着队,肚子早已在咕咕地响,这也无奈,这农家肥是紧张肥料,是有计划安排的,如果装不到,就要影响队里的农业生产,那时是要上纲上线的。当我终于装运到了大粪时,我的肚子饿得没有一点力气了,心情也糟透了,好在那小镇上还有一家点心店亮着灯,才使我的心情平静了下来,迈着的脚步走去。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急忙地用手掏点钱买点心时,吃了一惊,口袋里竟没有钱了,那该怎么办?我呆呆地坐着,再不吃东西,恐怕我饿得会晕倒的。这时,店主走了过来,是一位老妈妈,也许是她看出了我的心思,可怜我的那副神情,将一碗面条揣到了我的面前。我怔怔地看着她:“老妈妈,我身上没有钱了。”

  此时的我心里一阵酸楚,连眼眶都湿润了。我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将面条吃了个包。也就在这时,我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,这位老妈妈不知怎的,突然一下子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开过口

  还是在这个夜晚,给了我温饱的那个店主老妈妈从此在小镇上消失了,她那慈祥的脸容我再也见不到了。

  又是一个夜晚,我去小镇上装运肥料准备回队,只见四下里暗暗的,天地间只有那一盏极微弱的灯光在我的背后吃力地闪烁着,我不回头也知道那是点心店的灯光。那位曾使我饥饿的肚子得到温饱的老妈妈走了,她走得那么突然,她走时还没有叫到我的一声“谢谢!”。此时,我再也没有勇气会过去头看那小店,因为我会触景生情,产生一种伤感的。我泣伤地走了,而那盏微弱的灯还在闪烁着,照亮着我回程的路途。一路上,我和二位老农民一同走着,我默默地走,不想说话,只觉得沉闷压抑的心头袭来一阵阵难过,眼里包含着一眶泪水。

  现今的生活虽抹去了小巷里的那般宁静,抹去了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光,但那个夜晚很使我难忘,那位离去了的老妈妈始终在我的心里活着。